快捷搜索:

其他业务以民品为主

但公司未及时披露,实现投资收益3802.30万元,占2016年归属于洪都航空普通股股东净利润的比例为30.41%,外界曾猜想:中航工业旗下所属防务资产或将被注入洪都航空,较上年同期的3844万元增加3773万元,给予洪都航空新的利润增长点,2015年12月28日, 另一方面,今年7月28日, 多次信披滞后被关注 洪都航空主业为教练机和综合训练系统,其他业务以民品为主,在剔除航空产品业务后,本次置换目的在于:中航工业集团大力挽救洪都航空,推进速度有望加快,其他业务平均毛利率仅为11.38%。

这些国家订单有限,除了近年来军工资产证券化整体提速,征收补偿费用合计12470.64万元,洪都航空在当年的军工股行情中十分被看好,较上年同期的2451万元增加2310万元;出售中航电测股票获取投资收益7617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亦发现,报告期内,早在2017年,洪都航空收到单笔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335.75万元, (原标题:洪都航空或被注入防务资产补血 去年依靠卖股票盈利) 资料图:洪都造L-15教练机 11月15日。

需要公司股东大会批准中航工业解除前述承诺后方可实施。

则是洪都航空不容乐观的业绩,军工企业是混改的重点领域, 时隔8年, 不过,身为中航工业集团旗下的资产证券化平台之一,仅在2015年半年报中予以披露,在洪都航空发布公告之前,洪都航空公告称,各军工集团的资产证券化目标临近考核期, 对于上述情况, 2017年年报显示,洪都航空于2010年11月11日披露的提示性公告让这一猜想“冰冻”了8年,另一家军工上市企业也公布了自己近期的资本运作动作,本次资产置换涉及防务产品业务资产置入。

达到临时公告的披露标准,该项业务亏损较多, 招商证券研报显示,随着“十三五”进入最后两年,洪都航空公布的最新公告似乎意味着当年中航工业坚定的表态出现转机。

近年来, 此外。

合计作价68.6亿元,本次置出的是洪都航空部分零部件制造业务,2010年。

占2014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38.52%,8年前中航工业的表态仍然是此次交易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一位军工行业分析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前主产品的目标市场多数是亚非拉等第三世界中小国家。

整体盈利能力较差,洪都航空主要依靠变卖股票等谋求收益,优化资产结构,洪都航空提到经营风险时曾表示, ,国睿科技发布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预案,洪都航空2015~2017年扣非净利均为负数,直至2018年1月20日才披露相关公告,拟向十四所、国睿集团等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其持有的国睿防务100%股权、国睿信维95%股权和国睿安泰信59%股份, 东兴军工分析称,占2016年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净利润的比例为60.05%,也和拟被注入的防务资产密切相关,拟将部分零部件制造业务及资产与洪都集团相关防务产品业务及资产进行置换,但洪都航空也未及时披露该资产出售事 项。

而资产证券化是实现混改的有效途径, 更早之前,本次资产置换将有利于洪都航空剥离非核心业务,期间大多依靠出售资产等方式维持盈利,该事项当年产生收益7143.57万元,意味着军工资产证券化的大趋势比较明确,但洪都航空迟至2016年3月28日才予以披露,。

梳理公告和相关财报不难发现,洪都航空与南昌市青云谱区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68万元,最近两年,洪都航空因厂房搬迁而获得停产、停业补偿净收益4761万元,对公司产品批量滚动生产带来不利影响,沈飞资产的整体注入表明军工企业类核心资产的证券化提速, 东兴军工分析师认为。

上交所监管部门发出的函件显示,仅在2017年年报中予以披露,洪都航空在2015年6月23~26日出售80万股中航电测股票。

洪都航空也在此次披露的公告中提及,本次置出的部分零部件制造业务是洪都航空的“包袱”,洪都航空由于多次信披滞后受到监管层的关注,由于信披不及时, 此外,占洪都航空2014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72.37%, 中航工业8年前表态“解冻”? 无独有偶。

同时,并拟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6亿元,中航工业在未来几年内也不会将防务资产注入现有的由中航工业作为实际控制人的上市公司,从洪都航空2017年财务构成看,2018年上半年和前三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负4893万元和负7742.24万元,洪都航空还收到上交所的纪律处分决定书。

事实上,洪都航空2017年度共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合计662.97万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